雅尔文

第446章 都去县城

小说:重生替嫁小绣娘 作者:青空飘雪 更新时间:2019-09-23 05:43
  “文浩,娘不是故意的,娘就是太生气了,你别怪娘。”周小花猛地清醒过来,她探出手来,心疼地就想『摸』上文浩的脸。
  文浩本能地朝后躲了躲。
  周小花脸『色』一沉,心头火气又升起来,她手慢慢放在文浩的肩头,感受到文浩的小身子紧紧绷着。
  “文浩,你别怕娘,你是娘生的,是娘养到这么大的,你怎么能怕娘呢?”说到最后,话里就带着埋怨,她双手紧紧扣住文浩的肩头,文浩疼的哼了一声。
  “小花,你别吓着孩子。”一个婶子看不下去了,她上前,抓着周小花的手腕,将文浩带了过来。
  周小花甩开那婶子的手,另一手用力推了一把文浩,她尖叫道“我在教训自己的孩子,关你啥事?我就打他了!”
  说着,又用力踹了文浩一脚。
  哇呜呜——
  文雅小跑着过去,费力地抓着文浩的手,想将哥哥拉起来,可文雅力气小,又用力太过,非但没有拉起文浩,自己又跟着摔了。
  那婶子本是好心,被周小花这么一怼,脸『色』顿时不好,她转身离开,“你这人咋这样,我这不是心疼孩子吗?也罢,你这个做娘的都不当回事,算我多事。”
  那婶子边说边摇头,回家去了。
  其余人本也想上前拦着周小花,可周小花跟个刺猬似的,她们又没有找骂的癖好,虽然还是心疼文浩,可到底也没上前。
  院子里,秦淑芬气的直跺脚,她想扯开方二郎的手,出去狠狠揍一顿周小花。
  挣扎的动作却被冯轻打断。
  “二嫂,你冷静些,你这样出去,她会更加生气,到时也会把同样的怒火撒在文浩身上。”
  “啥意思?”秦淑芬停止了挣扎,方二郎松开手,秦淑芬问冯轻。
  “你出去替文浩出气,你是出了气,可等文浩单独跟她在一起,她气没消,还会拿文浩出气,到时文浩挨的打会更重,她会觉得文浩是个吃里扒外的,竟不站在她这个亲娘一边。”
  冯轻仰头,看向方铮,“相公,你是不是知道会是这样,才阻止我出去的?”
  文浩是方家孩子一辈的头一个,一家人肯定是喜欢的,冯轻知道方铮对文浩感情也是真的,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周小花毁了这孩子。
  方铮点头。
  “二嫂,等文浩去了学塾,她就没机会再打文浩了。”冯轻说。
  秦淑芬望着紧闭的门,呸了一口,骂道“真不是个人!”
  外头,文浩急忙爬起来,他搀着文雅起身,试图擦掉她袄子上的脏污,可脏污却越擦越大,文浩终究是没忍住,眼泪无声朝下落。
  “哥哥,不哭。”文雅胡『乱』地替他抹掉眼泪,说。
  被妹妹这么劝,文浩眼泪反倒流的更凶了。
  “哭什么哭?”周小花又到了崩溃的边缘,她觉得所有人都在跟她为敌,就连她一直放在心上的两个孩子都抱团的冷落她,周小花从心底泛着冷,她声嘶力竭地吼,“你娘还没死呢?你们哭丧啊!”
  文雅小身子抖动一下,又朝文浩身侧缩去。
  两个孩子这般躲她,周小花觉得心梗的厉害,她深吸一口气,盯着没有丝毫动静的方家大门,大声问“你们到底开不开门?”
  屋里没人应她。
  “好,很好,你们可别后悔!”周小花留下这句话,她朝两个孩子走去。
  见周小花走近,文雅几乎想撒腿跑,可哥哥还在,她小腿肚子都在哆嗦,却仍旧缩在文浩身侧,没有挪动。
  自己一向疼爱的闺女这样憷她,周小花气到极致,却并没像之前那样爆发,她压下心头的怒火,强硬地牵着两个孩子的手,“娘不打你们了,娘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。”
  文浩已经记不得周小花多久没用这般温柔的语气跟他说话了,他觉得原先的娘又回来了,心头委屈顿生,竟哭出了声。
  动作停顿片刻,周小花再次望着紧闭的方家大门,她用从未有过的柔和腔调,说“你们别怪娘,娘真的没办法,娘不能让你们跟着受苦。”
  说着,周小花不禁悲从中来,男人不可靠,娘家不能靠,她还能如何?
  周小花拉着孩子朝后山去。
  还没散开的邻居觉得不对劲,“小花,你这是要去哪?你娘家不是这条路。”
  周小花没有理会这些看热闹的人,她带着两个孩子继续朝后山去。
  这太不对劲。
  有几人远远跟在周小花身后,她们不心疼周小花,也舍不得两个孩子,这周小花表情实在是不对劲。
  剩下的人在周小花离开后,敲响了方家的门。
  “他婶子,开门,小花恐怕要带着两个孩子寻短见哪,她领着两个孩子去后山了。”
  门打开,方二郎跟秦淑芬走了出来。
  秦淑芬竭力要求跟着,她保证不会耽搁方二郎救人,方二郎这才带着她去的。
  冯轻本也想去,可方铮却说,“娘子去陪着娘,娘她不比大嫂好受。”
  想到方蒋氏的身体,冯轻还是听了方铮的话,去了东屋。
  她敲了敲门,屋里传来方蒋氏的回应声,“门没『插』,进来吧。”
  冯轻进了门,见方蒋氏正坐在床上,她还冲着冯轻笑了笑,可通红的眼角还是出卖了她的心情。
  冯轻也没多解释,她坐在方蒋氏的床边,只说“娘,你相信相公,他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,大嫂这样,除非她自己想开,否则家里还会更『乱』,堵不如疏,大哥跟大嫂到底会怎样,还得看他们两人的,旁人也『插』不上手,不过文浩跟文雅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  “他们两口子我是不管,我就是舍不得两个孩子,你说这两个孩子这么点就没爹娘疼,多苦。”方蒋氏哽咽道。
  爹娘在孩子心中的位置自然是无人能取代的,可若有周小花跟方大郎这么一对爹娘,倒不如没有。
  这话冯轻也就自己心里想想,她不敢跟方蒋氏说。
  “罢了,总归娘活着一天,就不会放这两个孩子不顾的,还有二郎三郎他们,也多照看着点两个孩子。”方蒋氏抓着冯轻的手,有些为难,觉得下面的话对冯轻有些不公平,“三郎媳『妇』,你大嫂做错了事,她该受罚,可两个孩子也实在是可怜,待有一天娘不在了,你别嫌弃他们,要是他们没长歪,你就替娘照看照看这两孩子,文浩还好,是个男孩子,以后成家立业靠他自己,可文雅是个姑娘,姑娘在婆家过的好不好,还得看娘家得不得力,娘也不用你多费心,你跟三郎只需在文雅受欺负的时候帮她出个头就成。”
  “娘你放心,这些事我跟相公心里都有数,我们都是一家人,肯定不会让人欺负文浩文雅的。”
  方蒋氏用力握着冯轻的手,她真的觉得方家对不起三儿媳,嫁来方家这一年多了,没有为她做过多少事,反倒是处处让冯轻跟着费心。
  “都是娘没用。”方蒋氏很自责。
  “娘把相公教的这般好,这比什么都强,为相公,为娘,我愿意的。”冯轻这话说得的实在,要不是有方铮跟方蒋氏,冯轻压根不会对方家如此尽心。
  “好孩子。”
  冯轻在屋里劝方蒋氏的时候,方铮就坐在院子里,双目冷静地看着门口。
  没多久,方二郎跟秦淑芬各抱着一个孩子回来了,四人身上都湿漉漉的。
  刚进院子,秦淑芬就喊,“可冻死我了,三弟妹,有热水不?快给文雅洗洗。”
  方蒋氏跟冯轻同时出来,见落汤鸡似的四人,方蒋氏一拍大腿,骂道“作孽哦!她敢这么对我孙子,我非打断她的腿不可。”
  炉子上有热水,方蒋氏又烧了一大锅。
  四人泡了许久热水,等身上的寒气没那般重,这才起身。
  方蒋氏又煮了姜汤,两个大人喝两碗,文浩跟文雅喝一碗,等他们发了汗,身子这才轻松。
  方铮又开了方子,亲自去村里抓『药』,熬给四人喝。
  两个孩子喝完『药』,分别被方蒋氏跟秦淑芬哄睡着了,大约真的被吓到了,便是在梦里,两个孩子都只不停地打颤。
  方蒋氏频频抹泪。
  “相公,这样是不是不好?”两个孩子太可怜,冯轻还怕这两个孩子心里会有阴影。
  他们明明能阻止事情发生的。
  “娘子觉得大嫂如今精神如何?”方铮不答反问。
  冯轻皱眉,“大嫂好像出了点问题。”
  人跟人是不同的,有的人面对打击会更坚强,有人面对打击就会走不出去,若不及时疏导,情况还会越来越严重。
  “是,为夫虽未替她把脉,可望之一字也是学过皮『毛』,她瞳仁涣散,眼底发青,『毛』发稀疏,这种情况想必已经持续有段时日了,若是长此以往,定是会完全失去神志,到时你我皆不在跟前,若她去学塾,定要带出文浩,先生也是无法阻止的。”
  周小花是文浩亲娘,若是她强行去学塾带走文浩,旁人还真不好说什么。
  若是到了那时,文浩一个孩子,还不懂大是大非,更不会知晓成年人的心思,他怎会逃过周小花的毒手?
  冯轻明白,这种惨情她听说过许多,母亲因着压力太大,精神出了问题,便带着两个孩子去死。
  “这两个孩子受苦了。”冯轻知道如今这选择是对两个孩子来说最好的,心里有阴影也总比没了命好。
  方铮抱了抱她,“无碍,去了学塾,我会跟先生提一提他的情况,见不到大嫂,文浩很快会好的。”
  “娘子——”方铮看了眼冯轻。
  “我知道相公要说啥。”冯轻笑道“相公是想着等咱们去县城了,就把文雅一起带去,是不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那有啥问题,家里又不缺一个孩子吃的。”在方二郎将两个孩子抱回来时,冯轻就已经有了主意。
  “三郎媳『妇』,你,你真的愿意?”方蒋氏隔着窗户也听到了方铮跟冯轻的话。
  她本不打算麻烦冯轻的,方蒋氏想着等方铮跟冯轻去县城了,她就不跟着去了,她在家里照顾文雅。
  却没想到三郎媳『妇』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  不是自己的孩子,没多少人愿意这么照顾着的。
  “娘,咱不是说好了吗?”冯轻笑道。
  秦淑芬牵着文砚也出来,她左看看,右看看,“你们都走了,家里就剩我一人了,我咋办?”
  “咱们也去。”方二郎跟在她身后出来,方二郎说。
  “啥意思?”
  “今年我就不出去了,我想着在县城找些活干,以后离你跟文砚近些,咱在县城也租个房子,这样你每天也能看看娘跟三弟妹了。”他想陪着秦淑芬跟文砚是一方面,方二郎更内疚的还是方蒋氏的病,他不愿再离家了。
  不过他没多少银子,只能租个便宜些的。
  “真的?”秦淑芬都不信耳朵听到的,这事方二郎提前没跟她商量,“咱一家三口能天天在一起了?”
  “嗯。”方二郎觉得自己这些年不光是对不起娘,更对不起媳『妇』,也亏得秦淑芬心大,放在一般人身上,那肯定是不愿的。
  秦淑芬都忘了文砚了,她朝方二郎扑过去,喜不自胜。
  突然失去了支撑力,文砚艰难地回头,看了看自己的爹娘,而后小身子晃了晃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  竟也没哭,还很无辜地仰头继续看他爹娘。
  “不过媳『妇』,咱租的房子可能没家里的好,吃的也不如家里,你还愿意跟我去不?”方二郎提起文砚,一边问秦淑芬。
  “那肯定是愿意。”秦淑芬喜滋滋地点头。
  只要一家人在一块,吃啥都行,大不了她以后常常去三弟妹家蹭饭。
  “二哥二嫂若是不嫌弃,不如就先跟我们住。”这回开口的不是方铮,而是冯轻,“反正县城那院子的屋子也够住了。”
  “那怎么成?”
  “那感情好!”
  方二郎跟秦淑芬同时开口,愿意去住的自然是秦淑芬了,她可馋方蒋氏的手艺了。
  “二嫂可去住可不是白住的。”冯轻又说了,“二嫂若是去住,需得每日做两顿饭,午饭跟晚饭。”
  “行,别说两顿了,就是三顿也成啊。”不等方二郎开口,秦淑芬已经答应下来了。
  秦淑芬喜欢热闹,一家人在一起住才好。
  “媳『妇』,这恐怕不好,院子是三弟跟三弟妹租的,咱去住了不太好。”方二郎将秦淑芬扯了回来,他干干地说。
  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