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二百六十四章 继承者

小说:去死吧系统 作者:入室盗贼 更新时间:2019-09-23 05:47
  继承伊索的势力和财产后,荀缺所做的第一件事、就是收拢分散的ei成员;无论干什么事、“人”才是根本,没有足够的人力、再多资源也只是空中阁楼。→八八读==书≥
  之后,开始大规模抛出伊索名下的财产。
  没错,他从来没有想过将这些财产全部吞下、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快地走向灭亡。
  用这些财产作为筹码,换取政治同盟、寻求国家层面的庇护、化解部分潜在敌对目标,从而度过这段特殊时期;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。
  伊索所拥有的资产,在荀缺的“挥霍”之下、不到一个月便缩水发了百分之六十以上!如果他本人知道,说不定会直接被气得活过来。
  在那天夜晚、大规模围攻天空竞技场的势力,荀缺也有了头绪;然而,他并不打算复仇。
  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;换了主人之后,那一股势力也放松了警惕;在糖衣炮弹的攻势之下,双方甚至达成了表面上的合作关系!
  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、都是因为荀缺有着金·富力士这个超级保镖。在这一个月内、至少有三十四名刺客企图行刺,其中不乏一流高手;甚至连某个世界前十的念能力者也亲自下场,目标就是取下荀缺的项上人头。
  然而,这些刺客受到了金的“热情”款待、全部无功而返;有些『性』格恶劣者、金甚至直接下了杀手。
  生命安全有了保障,荀缺开始频繁出入各种国际场所、总之要多高调就有多高调!
  这样的节奏一直持续了三个月,在三个月的媒体轰炸下,全世界公民都认识了“中山信”这个名字、以及其后所代表的含义。
  接手伊索的财产后,荀缺才真切地感受到:那些明面上的大富豪、只不过是弟弟级的小喽啰,真正的有钱人、根本没有人敢公布他们的财产情况!
  整整三个中等国家、五个小国,常住人口约为两亿五千万人的广袤土地;都被伊索牢牢掌控在手中!
  这种掌控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全面附属,就连这些国家的统治阶层、也和伊索手下的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  甚至可以说:只要他想,振臂一呼之下、这些相对弱小的国家就可以组合成一个强国!
  当然,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、自取灭亡;与其追求明面上的风光,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。c∮八c∮八c∮读c∮书,⌒o≈
  然而,这些宝贵的资源、此时却被荀缺败掉了十之——除了天空竞技场的股份,以及一些核心产业链之外;其他的全部一个不留、半卖半送!
  仅凭目前的人力,根本无法守住这么多的产业;更何况在伊索死后,一些产业的负责人早就蠢蠢欲动、打算投靠其他势力。
  与其等这些人叛变,不如提前将这些产业贱卖出去。
  当然,虽说是贱卖、但价格依旧夸张。
  比如说某个小国的天然气开采权与所有权,就卖出了五千三百亿戒尼的价格;这个数字远低于货物的原有价格,却可以换来某个v5成员国的默认——从今以后,荀缺便是伊索的合法继承人。
  类似的交易数不胜数,到最后、荀缺手中的资金已经积累到一个恐怖的数字;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全款买下一个小国!
  ——————
  1998年9月1日、夜。
  因为猎人世界的历法类似于地球上的农历、此时对应的时节已是立秋过后,天气转凉、但还称不上寒冷,正是一年内最舒爽的时候。
  一艘灯火通明的豪华游轮,缓缓行驶在广袤的公海之上;隐约间还能听到船面建筑中传来的优美音乐旋律。
  游轮甲板之上的楼层构造高约二十米、共分五层,因为居住区越高、起浪时的晃动幅度也就越大,所以为了乘坐的舒适度、才没有设计更高楼层。
  这艘游轮从贝格罗塞联合国出发、前往萨黑尔塔合众国,全程共五千六百公里、耗时十天九夜;就连最便宜的普通舱船票都价值两百万戒尼。
  猎人世界中最为便捷的交通工具是飞艇,光轮速度、至少要比游轮快上三倍。然而对于那些身家殷实、并且略有闲暇的上层人士来说;选择乘坐游轮,不仅可以收获一段不错的回忆、更重要的是在旅途过程中扩展人脉。
  每天晚上,舞厅内总是人头攒动;在这里随便扔一枚硬币、都能砸到一个亿万富翁。
  舞厅角落里,荀缺坐在一张纯白『色』的酒桌前;在他对面,金·富力士正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游戏机。
  “好不容易忙完这些事,总算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。”拿起酒杯、斟满一杯冰镇汽水酒精饮料,随后一口饮下、畅快地打了个饱嗝。
  这几个月里、荀缺的日程表堪称地狱级;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,除了接受采访、参加政治会议、签订交易条约之外,就是在天上不停地飞来飞去。
  如今总算是初步稳定了自身的势力格局,终于可以忙里抽闲、来一次不紧不慢的海上旅程。
  站上这个高度以后,才会发现所要做的事实在是太多;并且大部分都必须亲力亲为,容不得丝毫马虎。
  这还是在舍弃了百分之八十资产的情况下,否则荀缺的日程只会更加恐怖。
  舞厅内音乐突然停止,穿着礼服的主持人、走上摆放着钢琴的中央舞台;环视了一圈舞池中相拥的富豪、富婆后,突然大笑出声:“从现在开始,这艘船就是大爷我的了!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,如果想活命、就赶快拿出一亿戒尼的买命钱!”
  话音刚落,原本文质彬彬的几十名水手与服务人员,突然从餐车底部、柜台下方取出冲锋qiang,瞄准舞厅中的数百人。
  “现在给你们三分钟打电话、要赎金的时间,三分钟之后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要没收;如果有人敢藏,那我就喂他吃一颗子弹!”主持人掀开上衣,从腰间拔出两把微型冲锋qiang、指着天花板扣下扳机。
  “突突突突突突……”橘红『色』的qiang口火焰跳动,一盏装饰灯被击碎、落下了大片玻璃。
  直到被玻璃碎片砸伤,那些富豪们才反应过来、开始疯狂地拨打电话,向外界寻求救援。
  “崩——!”一颗肥硕的脑袋被打爆,主持人大吼道:“我是让你们要赎金,不是让你们求援!如果有人再敢叫救命,我就让他没命!”
  控制住舞厅内的乘客后,一名水手快步跑到主持人面前:“每一层客舱的出入口都被兄弟们控制住了,大哥已经杀了船长那个老东西、正在改变航向前往马力索海。”
  没想到偶尔放松一下,也能遇见如此狗血的劫船事件;看样子还是这艘游轮原有的水手们一手策划。
  荀缺将瓶中的酒精汽水饮尽,看向依旧在努力通关游戏的金:“听到没有,舞厅外的就给交给你了。”
  在复活点存档之后,金将游戏机收入怀中、站起身来。
  看到行为不正常的两人,主持人立刻将qiang口指向这里:“你们要干什么?找死……”
  话音未落,一条血线已从他的后脑贯穿而出;从取qiang到『射』击,荀缺只用了零点一秒。
  这段时间内,金也瞬间消失在原地、前去消灭其他区域的匪徒。
  两秒之后,大部分匪徒甚至还没来得及调转qiang口、就被一颗子弹带走生命。打空弹匣后,荀缺不紧不慢地走向残余匪徒的藏身之处。
  累积的恐惧终于爆发,一名匪徒从掩体中探出身、疯狂向荀缺倾泻着子弹。
  然而这些人持有的qiang械、都是一些威力较低的微型冲锋qiang,子弹甚至无法在荀缺体表留下任何痕迹!
  价值一千万戒尼的上衣被打烂,荀缺略微使了些坏心眼——先干脆地杀掉那些直接逃跑的匪徒,将那名敢于反抗的“勇士”留到最后,接着按顺序打穿五肢、再一qiang爆头。
  干完一套流程后,这几个月里积攒的负面情绪总算发泄出不少;看来在猎人世界呆久了,自己的思维方式也有些病态化;也真亏这些人贴心地送命上门。
  qiang战来得快,停得也快;那些人质甚至还没来得及找地方躲起来,几十名匪徒已经全部毙命。
  两分钟后,金回到舞厅内、依旧是那副没睡醒的欠揍表情:“这些匪徒的首领是一名念能力者,已经被我杀了;剩下的已经投降。”
  接着,他顿了顿、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
  “你要走了吗?”看出他的想法,荀缺并没有强行挽留:根据约定,金只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、直到势力稳固;目前约定已经达成,他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。
  “有一处古迹需要我参与发掘,我已经推迟了两个月、再推下去那些人就要发疯了。”难得地『露』出一丝笑意,金缓缓走向舱门;靠近舞厅出口时,仿佛想到了什么、他回过头强调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,但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家伙;不要被眼前的东西『迷』『惑』了本心。”11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