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一百章 千户被刺

小说:江湖尘事 作者:江南剑 更新时间:2019-09-23 05:43
  当晚三人借宿在准噶尔部的一个大营账里,这个大营账的拥有者是准噶尔部有名的畜牧好手,叫做准噶尔沁,准噶尔沁娶了四个婆姨,分别安置在四个小点的帐篷里,女人都喜欢依附有本事的男人,准噶尔沁显然就是这四个女人心目中有本事的人。
  准噶尔沁喜欢交朋友,部落里的人都和他关系不错,这次有辉特部的商人经过,准噶尔沁自然是义不容辞地主动招呼他们。
  一应交谈的事都交给班阑珊和朱雀两人去对付,慕容寒山的身份则是一位聋哑人,少去了很多麻烦,朱雀等人和他交流时也只能依靠半懂不懂的手势来表达,比如你来喝这杯奶酒,你来吃这块肉,有利便有弊,慕容寒山虽然落得清闲,但却要时时防备露出马脚,瓦剌人虽然热情好客,可是也十分厌恶欺骗他们的人。
  瓦剌人逐水草而居,所以不像中原各地都有相应的城池和坚固的城墙,瓦剌人十分彪悍,就像草原上的狼,他们以自己的力量为城墙,守护着部落里人们的安危,等到他们足够壮大时,他们也渴望更大的土地和全力,一百多年前,瓦剌人以也先为首领,一度击败了觊觎他们牲畜和女人的鞑靼人,甚至连中土的朝廷军都不放在眼里,瓦剌人军威最盛时,一度挥军攻打到北京城下,甚至俘虏了中原的皇帝,这件汉人视为耻辱之事,在瓦剌人看来却是极其值得自豪之事。
  只可惜自从也先死后,瓦剌人再也不能维持团结,逐渐分成四部,这四部谁也不服谁,而且哪个部落想要一通瓦剌,都很难做到,之所以现在还维持着融洽的表象,那都是鞑靼人在旁虎视眈眈,让他们一时不敢生出内患,以防便宜了坐山观虎斗的鞑靼人。
  准噶尔沁十分热情,此处的规矩和之前慕容寒山遇到的部落规矩不同,班阑珊将自己从马贼身上得来的一些珍珠宝贝拿出来送给准噶尔沁,准噶尔沁开心地几乎将三人都看成了兄弟,将最好的食物和美酒拿出来招待他们,晚上休息时,他甚至让自己的女人过来侍寝,三人虽不都是正人君子,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他们还是做不出来,连忙婉言谢绝了。
  第二日起床后,慕容寒山发现牧民们都很勤劳,大部分人很早就起了床,带着牛羊前去放牧,准噶尔部的部落极大,他们所在的只是准噶尔部的一个小部落而已,慕容寒山不愿再这里多待,他们向准噶尔沁购买了几件羊皮袍子以及瓦剌人常带着的一些饰品,三个人打扮成西域人的样子,告别了此处,继续向准噶尔部的中心地带行去。
  路途中,三人还是慕容寒山和朱雀骑着马,班阑珊驾驶着马车,这里的草地茂盛,部落很多,几乎到处都能看到营地帐篷,除了集结在一起的牧民外,他们还遇到了准噶尔部的战士在操练,只不过这些操练的士兵们以为他们不过是路过的牧民,谁都没有对他们在意而已。
  一连走上几天,这一日,他们终于来到了准噶尔部最大的一个部落群,苍穹之下,漫山遍野都是准噶尔部的营帐,怕不有十多万人居住在此,而原野上,山坡上则到处都是他们放养的牛羊,慕容寒山沉声道:“若是雪隐门在瓦剌几大部落中都有人潜伏,那么此地必将有雪隐门的人,咱们要打起精神来,不要被他们率先发觉,以至明暗易势。”
  慕容寒山的意思是,现在由于他们化妆成了西域人,雪隐门的人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到来,所以此刻就是慕容寒山等人在暗,而雪隐门的人在明,偿若他们认出了慕容寒山,那么就变成了慕容寒山在明,而雪隐门的人在暗,明暗之间,相差不可以道理计,这一点朱雀自然能够想得明明白白的,他说道:“只不过这里数万顶营帐,谁知道他们在哪个营帐里?”
  班阑珊道:“这么大的部落,就有和中原城池里差不多的客栈和酒馆,这些地方都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,咱们要去找刺客,不妨在这里散播要花钱买凶之事,那么他们便会主动过来联系咱们。”
  慕容寒山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班阑珊道:“好小子,想不到你会想出这么高明的主意,不过咱们要好好计较一下,怎么说才显得合情合理。”
  朱雀道:“咱们来的路上遇到了查巴海,正好可以拿这死鬼做挡箭牌,咱们的身份既然是辉特部的行商,不如就声称咱们的货物被查巴海带领的马贼给劫夺了,咱们希望能找人下手宰了查巴海,如何?”
  慕容寒山想了想道:“好,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两人去办,我还是装聋作哑算了。”
  三人计议已定,便进入了这个营地,在此地来往的人很多,很多人在这片营地里进行交易,准噶尔部的人和其他部落的人互通有无,其他部落的人在这里住宿,便需要花钱了,毕竟这里的人虽然好客,可也架不住人多,因此他们便实行有偿服务,随便在那一家人里都可以吃饭住宿,只要拿一些东西给主人就行。
  比起中原的客栈旅馆来说,这里的条件自然是简陋得多,可是价钱也同样便宜得多。
  几人很快找到了落脚的地方,并将马匹和马车都交给主人去喂养打理,三人则趁机出来闲逛,领略这异域的风情。
  这里就是准噶尔部的中心,就像中原诸城的都城,在这里扎根的牧民除了放牧外,人人都参与买卖经营,和路过的人相互交换所需,因此这里的人对陌生人的出现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感到警惕和怀疑,经营酒馆的营帐通常是将门口的帘子卷上去,并且在帐篷上涌炭笔画上酒壶的模样,让人一望可知,来到这里有酒喝。
  三人就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,酒馆的主人给三人送来三壶酒和三个酒碗,以及一盆煮得很烂的羊肉,羊肉切得很大块,显示出这里人的粗狂,不过并没有给他们筷子,显然这些羊肉都是用手抓了吃的。
  慕容寒山默默喝酒,抓起羊肉便吃,想不到羊肉味道煮得还相当不错,这个以经营羊肉美酒的帐子里放着五六张桌子,除了他们三人这一桌外,还有两桌上有人在喝酒吃肉,从他们所穿的衣服来看,他们并不是准噶尔部的人,这两桌上的人大碗喝酒,说着慕容寒山听不懂的话,肆意用刀挑着羊肉来吃,吃得肉汁淋漓,大呼酣畅,慕容寒山丝毫听不懂这些人再说什么,他既然假扮聋哑人,自然也没有流露出倾听的神色,可是朱雀和班阑珊却对其中一桌上的人的说话留上了神。
  这桌上共有五个人,喝酒喝得脸色通红,手上因为抓羊肉吃而弄得油腻腻的,他们便将手上的油腻在衣服上一抹,也不嫌脏,接着便端起酒来喝,喝完便大声说话,朱雀听得他们在谈论他们那个部落里有人半夜被人宰了的事,虽然他们没有明说是谁下的手,但他们说起这些人被杀都没有找出凶手是谁,并且被杀之人家中财物也没有丢失,实在想不通是谁杀了他们。
  而他们之所以提起此事,是因为被杀之人身份很高,在部落里很有地位,所以他们都怀疑是鞑靼人下的手,因为现在瓦剌人很团结,他们无法过来掠夺瓦剌人的牛羊和女人,便通过这种办法来削弱瓦剌人的力量。
  这些人谈论了半天都不得要领,仅仅止步于怀疑。
  不过通过这些人的谈话,他们得知这些人都是土尔扈特部的人,他们来此是想向准噶尔部的人购买圣龛,用来盛放被杀之人的灵位,这样可以让死去的人感到安详,瓦剌人中,以准噶尔部制作的圣龛最为精美,因此其他三部有地位的人去世,通常都派人来这里购买,而这五个土尔扈特部的人就是受到委托,在这里购买圣龛后捎给被杀之人的亲人。
  听到这里,朱雀招呼五人和他们同坐,酒钱都算在他们身上,这五人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,只不过屋内的桌子都不大,八个人根本坐不开,双方将两张桌子并在一起,八人围坐起来,朱雀又让主人添酒添肉,朱雀殷勤地向几人敬酒,然后打听起他们土尔扈特部发生的杀人之事。
  其中一人反过来敬了朱雀一杯酒,感谢他的豪爽,然后跟朱雀谈起他们族中千户阿喇被刺杀一事,阿喇虽然官职不高,然则他和土尔扈特部的首领兀也该关系不错,时常和兀也该一起谈论部落的发展,这次阿喇被人还是,兀也该大怒之下,命人仔细查探下手之人,要将凶手碎尸万段,可是他一共派出上万人,搜索了三天却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摸到。
  随着这几人的叙述,慕容寒山和朱雀两人几乎能够肯定,下手之人定是雪隐门的人,此人定然是隐藏在土尔扈特部中,下手之后说不定根本就没有离去,而兀也该等人则推测凶手下手之后定会逃走,所以派人在周围寻找,那是找错了方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