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266

小说: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作者:酱疙瘩 更新时间:2019-09-23 05:47
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正文266?铁矿山这边的寨子,做好防御准备,利用唯一的上山道路,来布置了最后的防线。
  因为齐军是居高临下,而且占据了极为有利的地理环境,让周博这边进攻受到了极大的限制。更重要的是,周博起初以为这一仗十拿九稳,因此特意为了培养自己新兵的战斗素质,所以是让新兵冲在最前线,至于岳云的本部人马大部分是留在山下做预备队。
  新兵没有作战经验,面对这样的困境,完全手足无措。
  周博果断下令撤退,然后重新集结了岳家军的精锐人马,再次发动了一次进攻。
  毕竟山下一共有7000多人的兵马,两个寨子的敌人加起来才不足2000人,更何况其中还有不少山匪内应。
  僵局很快就打破了,岳家军的战士们奋勇冲锋,与此同时山寨子里面山匪内应也开始响应,内外合击之下,齐军首尾不能相顾,很快就被突破了防守线。
  接下来的战斗完全是收尾的工作。
  官军开始扫荡寨子,当然他们都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,尽量不伤人性命,而是以活捉为主。整个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,以齐军完全失败而告终。
  虽然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,但是战后的料理却一直进行到第二天黎明。
  首先要区分山匪,有的山匪是内应,有的山匪是站在齐军那边的,还有的山匪什么都不知道。其次就是山寨里面还有女眷,大多是山匪的家属,虽然后来被齐军霸占了。再者就齐军,一方面要活捉,一方面还要防止逃跑,一方面又要从两个寨子把人都集合到一处。
  经过一番统计,这次剿匪行动一共捉获了山匪1200人,山匪的家眷800人,齐军落草为寇的有1400人。当然,这1200号山匪连同800多家眷都是愿意向周博投降的。而齐军除了战死、逃跑之外,还剩下900多人,大部分也愿意投降,只有少数部分忠心于他们的主帅,因此不肯投降。
  周博将愿意投降的人都带到了山下,集合起来之后,等天亮了就带回光化军进行安置。至于那些不肯投降的,则依旧留在了山寨子里面,他要亲自来会一会这些人,如果这些人当中有人才,自己肯定是不会放过的,如果都是一些愚忠的人,那么放走了也是一件祸事,只能进行人道主义处理。
  这次剿匪行动,除了招降了将近3000人力之外,还侥幸的获得了许多物资。
  这些山匪的寨子都有十多年的历史了,俨然已经发展成一座小村庄似的地方。山匪知道,自己这边一共2000多号人,单单靠打劫那是绝不可能养活所有人的。
  而以他们目前的装备和素质,更谈不上去攻城略地。边境地区都是驻有重兵的,纵然有一些可以攻打的地方,了又都是穷乡僻壤,打了也白打。
  因此,为了能生存下去,他们也像普通人一样,种地、养殖和工坊作业。
  经过这次围剿,官军还获得了许多农作物的种子,其他还有牛、猪、羊、鸡等畜生。后者数量虽然不多,可能是被齐军占领之后吃了不少,但好歹是不可多得的物资,正是光化军需要的。
  周博自然让手下将这些物资也一并带走了。
  --
  处理完了战利品的事宜,周博来到山寨最中央的一座土楼建筑前。
  整个寨子已经不是那么乱糟糟了,大部分的人都带到了山下,此时此刻倒显得有几分空荡。除了还在搜查战利品的官军,依然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,到处窜来窜去的。就在土楼前面的空地上,那些不愿意投降的顽固分子们,都被捆绑了起来,聚集在这个地方。
  这时,岳云也带着一众手下,从山下来到了山寨子这边。先前他在另外一个山寨里面忙碌了半天,就在刚才方处理好所有的事情。
  他来到土楼前找到了周博,顺便看了一眼那些捆绑起来的俘虏,问了道:“这些都是不愿意投降的?”
  周博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呀,人不多,就30多人而已。”
  岳云鄙夷的笑了笑,如果换作是岳家军,只怕全军上下都不会屈膝投降。
  “周兄弟,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?照我说,不如全部处死算了,留着他们也是祸害。现在放他们一马,我敢打赌明天他们又会跑到这里来继续当山贼。日后光化军要在这里开采铁矿,只怕他们还会来作乱。”岳云建议的说道。
  “呵呵,岳兄弟,其实这些不肯投降的人威胁远远要比投降的人小得多呢。”周博微微笑了笑,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了道。
  “哦?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岳云奇怪的道。
  “不投降的人是明处的敌人,投降的人则是暗处的敌人。明处的我们可以提防,我们可以随时找到他们。可是暗处的敌人就不一样了,他们潜伏着,难以分辨,并且还面临许许多多的问题呢。比如要养活他们,要安抚他们,还要监视他们会不会有变节的可能性。”周博娓娓道来。
  “照这么说,那就干嘛还要招降他们呀。”岳云笑着说道。
  周博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就是难处所在呀。不过没关系,我相信这些投降的人还是能处理好的。”
  岳云点了点头,接着又问道:“那现在这些不肯投降的呢?”
  周博笑了笑说道:“我正要去审问他们呢。”
  他说完,对周围的一些士兵喊了道:“将他们的头领带上来。”
  片刻之后,四个士兵押着一个浑身是血、盔甲破烂的中年人走了上来,要不是因为对方有一身盔甲,蓬头污垢的样子早被人当作是纯正的山匪了。
  士兵推着中年人来到周博面前,训斥的让其跪下来。
  哪里知道这中年人还是很有骨气,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,对士兵的呵斥充耳不闻。
  四个士兵都怒了起来,上来一个人就狠狠的向中年人的腿关节处踹了一脚。
  可是中年人的腿只是微微弯曲了一下,并没有跪倒下去。
  士兵们更是火冒三丈,马上要用手中的刀背去敲打中年人的腿,一直打到对方跪下来为止。
  周博和岳云对视了一眼,他们两个都没有想到,原来这厮竟然这真是有骨气。
  “住手。”当即,周博向士兵们喝了一声。
  士兵们只好退了下去。
  周博走到了中年人面前,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方,只见对方容貌平平,就是一副身板很粗壮。他冷冷的笑了笑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哼,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陈川!”中年人愤愤不平的回答了道,不过依然高抬着自己骄傲的脑袋,仿佛自报家门也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情一样。
  “陈川?你以前是齐国谁的麾下?”周博又问道。
  “长胜厢军总指挥使李铭顺麾下部将,老子当年就是长胜厢军正将。”陈川觉得现在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算现在要死了,把事情都说出来,说不定在历史上还能留下自己的生平简介呢。
  周博冷冷的说道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好得意的?齐狗不到两个月就被岳家军打得落花流水。你更是丢人,打败仗就接受不了,竟然跑到这山沟里面来与山匪这些乌合之众为伍?”
  陈川立刻大怒了起来,吼道:“老子才不是丢人,老子是等待时机,一雪前耻!”
  一旁的岳云哈哈大笑了起来,指着陈川对周博说道:“还一雪前耻?十之八九是犯了军法,不敢回到北边去,所以才躲在这里了呢。”
  陈川涨红了一脸,鼻子喘着的粗气就好像一头发怒的公牛似的。虽然他没有返回齐国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也确实有触犯军法这点,但是这只是所有原因里面最不值得一提的原因。
  真正的原因是他对齐国已经失望,齐国大军略战略败,越来越被世人当作是笑话,还有什么好继续为其效力下去呢?
  周博说道:“不管你是什么目的,你为什么不肯投降呢?”
  陈川趾高气扬的哼了一声,不屑一顾的瞥了周博一眼,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宋廷的皇帝,跟个娘们似的,该打不敢打,除了逃跑还是逃跑。与其在这种窝囊废的领导下,我还不如跟齐国一起灭了你们!”
  岳云立刻生气了起来,怒道:“齐国能灭我们大宋?你八辈子之后再想吧!你们齐国就是金人的走狗,身为汉人竟然为鞑虏卖命,你羞也不羞?”
  “谁******为鞑虏卖命了,老子是为自己卖命!大宋皇帝是混球、是懦夫,跟着他早晚就是亡国奴的德行。”陈川叫嚣的说道。
  “是吗?”周博听了这话,忍不住又冷笑了起来,南宋比金国和齐国灭亡的都还要晚,指不定是谁先做亡国奴了。“那你为什么不滚回齐国去呢?”
  “我,我……哼,齐国也是窝囊废,老子不稀罕了。你们别跟老子废话了,要杀要挖悉听尊便。我皱一下眉头就不是陈川!”陈川大呼小叫了起来,一副巴不得早点引颈受死的气势。
  周博和岳云对视了一眼,不由的都笑了起来。
  “你们笑什么?”陈川怒吼道。
  “看你还是一条汉子,就是脑袋有问题。”周博依然是笑着说道。
  “我脑袋有问题?你说什么?”陈川更加暴怒了起来,若不是现在被绳子捆绑着,只怕立刻就要冲上前去与周博厮打起来了。
  周博恢复了严肃的神色,冷冷“哼”了一声,说道:“难道你还不觉得真正的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吗?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则,也根本没有任何信仰,甚至连自己生存的价值和目的都不知所在。”
  陈川怔了怔,随意不满的说道:“谁说的!我不投降难道还没有原则吗?哼,我的信仰就是一定要做一个强者,不被人欺负,能吃饱饭能穿暖和!生存的目的?人只要还活着,就一定会求生下去!”
  周博冷笑道:“你不投降就是原则?你不投降只能说明你是顽固不化的性格而已。真正的原则就是秉承一个立场不动摇,你先是为齐狗效力,觉得齐狗老是打败仗,所以就干脆自己做山匪,等待时机再发展。那我真想好好问一问你,你等待什么时机,准备怎么样发展?”
  陈川一下语塞了起来,他本来就没什么远见,不过是图一时的安稳罢了。
  周博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你无法回答吗?就是因为你没有立场。一个人没有立场就没有出发点,没有出发点自然是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了。这也是你失败的原因!”
  陈川很像反驳,可是周博的话仿佛又是那么有道理,让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他只好叹了一口气,沉默不语了起来。
  “我看出来了,你勉勉强强能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战士,但是却不是一个战将!亏了还有这么一些兄弟陪着你一起不投降,你竟然连累他们也一起去死,羞也不羞?”周博指着身后那些被捆绑着的齐军士兵说了道。
  “我……”陈川不敢回头去看那些陪自己一起不肯投降的兄弟们。
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只说你是一个战士,而不是一个战将吗?”周博问道。
  “……!!”陈川没有说话。
  “因为你除了有一股蛮劲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在大局理想上,你没有立场,似乎谁能打胜仗你就跟着谁,那你怎么不去投靠金狗呢?金狗也未必百战百胜,如今还不是我们宋军打得落花流水!除此之外,在战场细节上,你也是一个失败透顶的将领,一点都不懂得指挥作战!”周博一口气把话说了下来。
  陈川心中虽然不服气,可是周博所说的话也确实让自己深以为然。
  也许真正的失败者不是齐国,也不是宋国,而恰恰正是自己。
  周博缓了缓气,最终说了道:“说实话,一开始我还真想直接杀了你了事。可是现在看你没有刚才倔强的脾气,而且又有一些骨气,倒是有心招募你。正所谓人谁无过,贵在知错能改。你现在没有犟嘴,表示你还有清楚认识自己的余地。”
  陈川怔了怔,他其实内心很想犟嘴的,实在是周博的话让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而已。不过他听了周博这么说,心中渐渐也有了一些顿悟,也许自己真的是认识到错误所在,所以才无法反驳!
  他叹了一口气,只觉得周博看人还真准!
  “怎么样,你现在要不要投降?如果你肯投降,我保准还让你做一个将领!而且我相信,只要你虚心悔改,日后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战士,迟早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将!”周博再次问了道。
  “那,如果我还是不投降呢?”陈川试探的问了道。
  周博笑了笑,指着陈川身后的那些齐军俘虏说道:“如果你依然执迷不悟,我真的一点可惜的心情都没有。你不仅脑子有问题,人品也有问题。你身后的这些兄弟是因为你的过错而走到今天这一步,你非但不保住他们,而且还要他们陪你一起死,你自己说吧,你的人品有没有问题?”
  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